上屆西班牙奪冠的情形還在眼前,新一屆世界杯又開始了。是因為我老了,還是時間的流水本身就那麼湍急?
  今年的激流將中國的女人們捲進來了。火爆媒體都推出了自己的足球寶貝,儘是如此煽情的語言:“深夜,你不再只有足球和啤酒,有頂尖美女陪你猜球,夫復何求?”一張張P得不能再假的照片,一個個或小清新或小性感的妹子,那些故作美好自戀的笑,掩飾不了無知的眼神。問:你對世界杯怎麼看?答:我不懂啊,會不會出錯?問:你支持誰?答:不知。
  男球迷看見,好囧:我們有的是本事吸引愛足球的小妖孽,拉拽些足球白痴來,那是嘲笑我們的魅力。
  媒體的苦心俺知道,就是想把對足球一無所知的姑娘,用一個世界杯培養成眼角眉間滿是誘惑,對球星如數家珍的真球迷,相當於一次科普。但女人並不理解他們的苦心,一個被迫加夜班的女生說:“世界杯是最大的暴政。”
  她不明白,經過了上百年的婦女解放運動,女人都贏得了同工同酬的待遇和家庭中的地位,為什麼還要以工作的名義,綁架她的喜樂,去取悅男人?
  地鐵里,揭幕戰後的早晨,男人簇擁著手機屏幕一遍遍地看巴西隊那幾腳神奇進球,女人則漠然地在屏幕上扒拉著朋友圈,或興緻盎然地讀言情小說。
  這是一種真實的狀態。
  回溯歷史長河,足球運動就是一場11個人的狩獵。在原始社會,男人們用他們雄健的體魄,精明的算計,巧妙的配合,追撲獵物,將其扔入自己的營帳。在後工業社會,男人們還使用著當年的方式,征伐綠蔭,避開頑敵突出重圍,將足球踢進對方的大門。
  據研究,一個穩定的部落,能跑能打的壯年男子也就10來個。現代,一個步兵班的建制也就是10個人出頭。我不知這是原始生活給人類留下的基因鋼印,還是男性合作在10個人左右更有效率。但總而言之,八千輩子前的血液,一直在暗暗影響今天的男人。讓他們每到世界杯來臨,天然就要發痴發狂,發泄作為男人的鬥爭本性。
  女人呢,老公打獵去也,自己帶著孩子忙採集,今天弄點水果砸砸堅果,明天曬曬皮草做件衣服,後天到集市上換點可愛的手工藝品把玩,反正東摸摸西弄弄,也不閑著。等老公凱旋,自己就跑上去跳段桑巴,準備大餐。
  到今天,女人們仍是對足球征伐戰爭不感興趣,而對男人是否把錢給自己,拿到了獵物感興趣。
  當然,也有所分化,部分活力女生喜歡跟愛人看球,以達到蜜里調油的效果;部分女孩喜歡時裝,想看球星的老婆穿了什麼暴露的名牌裙子;部分女孩花痴於球星的肌肉曲線、奔跑形態和輝煌戰績,捎帶著看兩眼球;還有女生髮現都敏俊教授放完後,沒什麼更吸引人的電視劇,也跟巴西女孩一起湊湊熱鬧。當然,更多的女生想的是,男友老公們好豪爽,把錢派給我,你過節我也過節,最好讓我天天在購物中心裡泡著,把漂亮衣服都買回家。
  說到底,那些媒體忘了,男人就是男人,女人就是女人,強壓的生意不是買賣。要讓那些滿腦子《來自星星的你》的女子,硬是裝上技術戰術、球隊球星的歷史這些無聊內存,豈不很容易就崩盤了嗎?
  媒體不需要搞世界杯暴力,既然是節日就應該各得其所。愛足球,過來我們狂歡;不愛足球,請自便,購你的物去,我給你發優惠券。球迷男人才會感謝你。  (原標題:別把世界杯變成對女人的暴政)
創作者介紹

io35iofz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